科进完成数以千计的桥梁项目,包括设计、建造、维护和管理,能够提供全面的综合服务,满足所有的财务和美学要求。



自现代文明开始,桥梁不仅是标志性风景,也是连接世界的重要交通线路。从早期使用自然资源的设计,到建筑材料方面的现代工程技术和进步,桥梁建设随着人类需求的日益增长而一同发展。 

如今,桥梁已经成为大城市的生命线,在优化货物和人员的流动方面,交通运输机构面临无数挑战。从确保老化结构的正常运行,到规划、筹资、建设能改善可达性的现代化替代建筑,解决桥梁问题带来的挑战对社会和经济发展至关重要。 

科进的专业技术涉及各类型的桥梁,从高架桥、立交桥,到铁路桥、人行天桥,甚至连野生动物穿越道,无所不有。我们设计、分析、建造、维护和管理了成千上万个桥梁项目,能够提供全面的综合服务,满足所有的财务和美学要求。

加拿大George C. King大桥

桥梁工程全球领导者  

所有的桥梁都要求进行最优化的设计,用于抵抗强风、地震和其他外力因素。材料、设备和施工方法上的创新,让我们能够以更安全的方式跨越更长的距离,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对环境的影响。为了建造可复原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,我们的桥梁专家运用最新的设计工具,包括建筑信息建模(BIM)、3D分析和建模系统。

美国军队运输兵团负责军队人员和物资的调动,我们为其设计了世界上第一个可循环使用的塑料铁路桥。循环结构复合材料(RSC)技术由科进和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的科学家联合开发。

的众多项目中包括获奖无数的标志性桥梁,如芬兰的芬内维克大桥、英国的Redhayes大桥、加拿大的George C. King大桥、瑞典的Ekensbergsbron大桥、越南的Tran Thi Ly大桥和美国的新伍德罗威尔逊大桥等。

我们知道,所有的桥梁都是独一无二的,需要对当地的地质、水文和风力进行充分了解。开发可靠的计算机软件,可以预测施工前后的结构特征,为修建更高、更长、适用性更强的桥梁奠定了基础。

 

美国新伍德罗威尔逊大桥

本土化是桥梁的天性 

我们以全新的眼光看待每一个机会,考虑当地的特殊情况、财务现状和预计用途,寻求最佳解决方案。我们的专家从事过板梁桥、桁架桥和斜拉桥等各类桥梁的建设,并掌握全部施工方法。在印度,我们建设了世界上最高、最长的全钢结构大桥——杰纳布河大桥。在芬兰,我们的专家协助建造了克鲁努大桥,这是世界上专门用于行人、骑自行车者和公共交通的最长桥梁之一。

桥梁管理也需要创新的解决方案。我们使用专门的材料、新技术和工具支持我们能力的实现。无人机可以用于桥梁巡查、传感器用于数据采集、 3D功能则用于设计。

 

芬兰克鲁努大桥

桥梁管理、检查和维护  

在如何管理老化桥梁资产方面,基础设施机构面临日益增多的挑战。美国联邦公路管理局估计,在未来16年里,美国每年将花费205亿美元用于更新现有的公共桥梁。这种情况在世界范围内大同小异。在加拿大,50年或以上寿命的桥梁数量在2006年到2010年间增加了50%。 

科进的桥梁专家能够帮助开发高成本效益的方法,以延长耐用年限。我们是桥梁无损检测和监控方面的专家,能够帮助客户进行资产管理计划。这一点非常重要,因为未来将会面临更多的挑战,例如自动驾驶的卡车为桥梁结构方面带来新的压力。

科进桥梁团队的国际经验可帮助客户构想项目,从可行性研究阶段开始到整个生命周期。我们的团队能够在法定审批和规划、历史保留、施工方法和经济因素、地基和材料等更多领域提供专业知识。